秦刚访谈:一个真实的大学生创业案例


大学生创业一直都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,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怎么看好大学生创业。


本期秦刚访谈请来了广州华南理工大学的大学生创业团队“比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”杨弘浩,倾听他们在学期间玩起的创业故事,望能对正在异乡闯荡的大学毕业生们有所帮助。



秦刚:杨弘浩你好!请你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“比逗”这个项目吧。


杨弘浩:当时创立“比逗”这个项目,就是一个想法,想做一个为大学生提供服务的平台。


我们比逗项目最初的想法,是一群校内校外的媒体人,餐饮人,华工的一帮社联“骨干力量”一起头脑风暴出来的。刘永杰是创始团队的CEO。


因为我们是学生,我们可以通过众筹这样一种方式,筹到一部分跟我们想法一样的人,可以做成一个全新的大学生成长平台,他们可以以出资的方式,来参与餐厅的创建。


定好这个初步计划后,创业团队做好比逗餐厅募股计划书,去高校扫楼,结果很多同学对这个项目感兴趣。后面的筹款就异常顺利,很多人愿意加入。但是我们面对所有股东都是要求面试的,既然是想建立一个有创业者情怀,又有美食鉴赏的群体,我们肯定对加入的人是有筛选机制的。


五山店是100万建立起来的,里面有20%-30%的股份是学生团队的,学生股东有40%的股份在里面,社会资本有一部分资金,从社会股东中产生,董事会成员,一般是1000元一股,学生的话可以投5股,但是股东数量控制在200人以下。


比逗BEPOTATO创业至今一年半,我们的目标越来越清晰,就是搭建一个平台,成为中国首家以众筹模式建立的青年共享社区,致力于解决中国4000万大学生吃喝玩乐学的问题,要做中国最大的大学生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。我们现在的多元化服务包括:移动社群网络平台、比逗众筹西餐厅,比逗众筹等。

  

如今比逗控股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,有30人团队,10个线下大学生社区,数百个线上社区,年营业额数千万,是一家快速成长的新兴互联网公司。


比逗自组建以来,一直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。我们在多项创业大赛中获奖,比如“盐商杯”第二届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金奖,南方人才杯第四届“创新中国赢在广州”大学生创业大赛第一名,吴晓波全国公益创业大赛十强、华南理工大学“感动华园”2015年十大年度人物大奖等。


秦刚:你们的创始人叫刘永杰,他不是应该担任CEO的角色吗?现在由你来担任,其中有什么故事?


杨弘浩:比逗CEO,中间曾易过人,其实换CEO,对刘永杰来说是蛮折磨的。


刘永杰是比逗项目的发起人及CEO,但是项目快速发展后,管理运营的弊端逐步呈现,当店面越开越多,业务面知识面越来越广,员工也越来越多之后,他发现自己应付困难,因为担心团队不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继续发展,他决定将适合的事情交给合适的人干,毕竟团队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。因此刘永杰让贤CEO,团队推举了我担任比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CEO。


在这一点上,我们都很佩服刘永杰。以前他是秉着实现自己的理想来做事,现在是为了团队来做出退让领导者这样的一件事。


我与比逗结缘,最早在华工研究生QQ群,有人发比逗招聘信息。去年3月份项目启动,我8月加入。当时暑假,没什么事,就主动申请干活,五山店地板最开始是我擦的。五山店做了后觉得好玩,就留下来在人事部工作。


从给比逗西餐厅擦地板的那一刻起,我就爱上了比逗。后来再到负责人事,因为一次次的表现,慢慢的走到管理层的面前,到后来,才当上CEO的。


加入比逗之后,我无法兼顾学业,只能选择休学。此前,我的规划是,读研、读博、出国留学、回国创业,60岁退休,去商学院教书,跟年轻人吹牛。


遇到比逗,我的人生规划只得统统提前。因为我认为学什么专业技术都是工具,我的目标是当企业家。很清晰。而且一以贯之。机会来了,就不放过。


其实我也蛮想拿到研究生学位,顺利毕业。我是读有机化学的,比较辛苦。要不停地做实验,从早晨8点半到晚上10点半。有一段时间,只要导师一不在办公室,我就跑出来做事。晚上回去做实验。为此,我在实验室买了一张床,通宵地干,蛮辛苦,好憔悴,后来跟导师沟通很久,他同意了我的休学请求。这其中还要感谢我爸妈,他们了解情况后,支持我的决定。没有他们的支持,我不可能坚持。


我十几岁就觉得,最终读什么专业学什么技术都是一样的,只不过是工具,最终回归做事业本身。我很小的时候,每天都看“经济半小时”,看欧阳夏丹播财经快讯,还看《对话》这样的财经栏目。看到嘉宾的那些谈吐,觉得做男人就应该是那样的。


久而久之思维上就很欣赏企业家,而且我父母也一直是做生意的,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做企业家。去年碰到了比逗,可以把过去多年来在主修专业外的一些思考真正实践,我觉得蛮难得。


我不是空降的,我比他们年长几岁,我是研究生,一进来我从擦地板开始做起。在一些大事大非问题的处理过程中,团度成员对我产生了信任感。如果非要贴标签,就是信任。


如果大家没有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信念,不可能发生换CEO这样的事。真的很感谢永杰,很感谢团队中每一个人对我的认可。一个团队早期经历这样一个挫折和风雨是好事。后面还有更大的风险。


秦刚:你们又有比逗西餐厅,又有比逗科技网络公司,怎么区别这两者?


杨弘浩:做一个好吃好玩的众筹餐厅,主要面对学生群体,这是我们最初的想法。

 

由于前面运营积累了一些成功的经验,我们决定把比逗理念,推广到更多人。在众筹西餐厅的成功经验上,我们提出了“比逗+”的概念,准备在互联网社区上大做文章,力争为中国3亿青年提供品质生活,在微信运营及新媒体推广方面都开始集中发力。


从今年6月份开始,公司彻底互联网转型。原来的餐厅还是传统行业,现在我们要把互联网+的概念做出来,确定吧比逗西餐厅与比逗两个品牌区分开来,主要是为了比逗走的更远,做出更多比逗+的概念来。


我们现在的思路是,通过众筹模式,凭借西餐厅这个落地载体,去打造青年人的创业空间、交流空间、分享空间,包括构筑一个校友的社区空间。


那要做成这么多件事情,就需要一个提供顶层设计的团队,我们就成立了比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主要负责比逗的整体品牌运营,提供众筹服务,法律服务,学生团队对接,股东社群建设,顶层设计就是为我们规避掉一些可能遇到的问题。


而我们控股的这家餐饮公司,负责比逗西餐厅的筹建, 餐饮管理,供应链管理,就是这样分工去做好比逗西餐厅与比逗这两个品牌。新的目标是往创新创业者集聚地这样的方向来进行,现在根据新的目标,我们也确立了,我们的口号是:成长并帮助他人成长。


秦刚:比逗在创业过程中还遇到了哪些困难?


杨弘浩:比逗的起步蛮不顺利的,收到太多的投诉,包括菜品的选择,价格的制定,服务的质量等,都让很多人不满意,每天在社群上面,都被很多股东骂,后来就不断的去搜集股东的意见,然后从各项上去做很多的调整。开业那天,前十名是领免费的PIZZA券,那天的队伍,从店门口一直排到地铁口,一炮打响,每天平均营销额从几百元上升到了九千多。


第一次股东分工的时候,很多股东进店拿红包的高兴劲,我们看了也很开心。


开业之初,我们还收到楼上一个住户的投诉,针对油烟排放问题。结果餐厅就被关停了。后来拿到业主的电话,打电话过去,他不接,还拔掉电话线,没办法,只好一天天在他住的楼梯口蹲点,从早上6点开始蹲,蹲了十天之后,才获得了一次与他沟通的机会。后来经过一个月,天天磨,他也看到我们这样一个孩子辈的诚意,才同意撤消了投诉,让餐厅得以继续走下去。


创业,让我们提前体会了很多波折,还有一些是来自团队磨合方面的。有新人加入,也有人离开,也有人坚守,真的蛮考验人,也蛮能让人成长的。

 

现在比逗的理念,在广州,已经传播到了中大,五山,广外,龙洞,大学城,茂名,上海,北京,天津等地,相对应的合伙项目都落地成功运营。月销售额相对稳定。他们定期举办股东分红大会,不断完善的募股设计、合理的进入和退出机制,让越来越多优质股东有机会加入到股东团队中来。

 

秦刚:大学生创业,一是靠抱团,二是靠创新,你们在创新上有哪些可取之处?


杨弘浩:第一,还是我们的众筹模式,我们公司负责专注于众筹的玩法研究。


创业要有产品、有人、有资金。我们的创始合伙人包括了有媒体人,有华工社联的“骨干力量”,有丰富经验的餐饮人士。可是最重要的“启动资金”怎么办?他想到了比较流行的“众筹”模式。一点小投资,就可以成为一名股东。这样的众筹概念一下子得到了众多学生的支持,一份6000人的调查问卷中,收获了70%的受访者的参与意愿。


如今,我们基于微信端的众筹平台也上线了,将是服务于我们社群的众筹服务工作,现在有6个项目即将上线,特点是同一批面对大学生为主的,也服务于大学生的项目,健身房,音乐,娱乐,教育等方面,提倡以众筹方式去定制属于年轻人的优质生活。


我们同时还搭建了一个众筹社交网站,即将上线,为的是弥补现在众筹工具所欠缺的一些功能,有更好的众筹体验,在PC端完成众筹社交,活动内容,信息发布等等众筹行为。


我们自己研发的众筹模式,比较符合我们学生群体的特色,比如比逗西餐厅的股权众筹就很有特色。一是我们设定了筛选机制,也就是你对我们有意向了,要成为我们的股东,你必须来参加面试。我们是寻找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,如果面试中各方面的理念与我们比较接近,才能接受成为我们的股东。


二是,我们的股权设计了流入与转出机制。


也是说,我们只接受在读大学生成为股东。一旦你毕业了,你可以将你的股权进行转让,转让给正在读书的师弟师妹们。当然,通过我们的精心运营,股东转让股权的时候,目前据我了解,可以达到30%的收益了。


第三,众筹之后的社群管理,都是我们非常擅长的事情。


我们是比较大规模的群聚效应,只有当线下的实体空间与线上社交平台合为一体,有一定规模之后,就能体现出规模效应。


我们的线上平台,有一个比逗share的微信号,有近20万的粉丝,输出比逗的品牌文化为主题,强调分享的一个品牌传播渠道。


我们从8月初开始做的一个比逗分享,一个月,囤积了20万粉丝,期间举办了马薇薇:我们上了大学?还是被大学上了?的微分享,创造 144分钟内,单篇文章阅读量突破100000+,同时完成了近20万人次的在线收听。我们还邀请了很多创业者来比逗SHARE做分享。


我们社群有超强的用户关系,在我们的社群中,有五层用户关系,第一层,是区域性的发起人及发起人团队,第二层是少年合伙人,第三层是逗粉,第四层是用户,第五层是比用户关系更疏远的小伙伴。


第四,探索众筹之后的盈利模式。


我们这样的众筹模式,让我们拥有多种盈利空间,除了餐厅的营收之外,还有广告,还有社群经营的收入,有点类似逻辑思维为代表的社群经济模式,也是一种崭新的经营模式。就等于说我们相比其他的众筹平台的话,我们已经发现众筹中的利润点,已经不是众筹本身,而是众筹背后的筹后管理,庞大的用户人群反而降低了我们的编辑成本。而我们所做的一切,就是围绕我们的价值取向,成长,并帮助他人成长。


秦刚:比逗公司融资了吗?


杨弘浩:我们在今年6月底完成第一轮天使轮融资,估值5000万。经过一年半的摸索以后,现在在北京,上海,武汉等城市进行大批量的复制比逗西餐厅。


目前我们还推出了西餐厅之外的第二款产品,也是我们内部孵化的,叫有脾气的饮品店,也是我们孵化出来的一个轻量级的众筹产品,它带有非媒体属性的,社交属性的,刻在杯上的一个媒体文化传播属性的,饮品社交项目,已经准备就绪,已经在广州新港西路中山大学开业。


在我们的天使投资人黄辉看来,投资一家西餐厅,意义并不大。但作为一个入口,比逗价值非凡。因为比逗聚拢的是大学生里最活跃的群体。大学生的聚会、社交、线上活动形成的人群,是投资者看重的未来的增值空间。


天使投资与我们团队接触了有大半年,最终确定投资。黄辉经常用一个比喻来说,投资就好比谈恋爱,要有好感、了解、彼此认同,最后才能谈婚论嫁。黄辉是先与我们团队做成朋友才决定投资我们的。这样说吧,当一个女孩子你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,就说你嫁给我吧,在黄辉看来觉得这是耍流氓。只有谈很深的感情时,我说嫁给我吧,这才是我对你最大的尊重。投资跟谈恋爱类似。


虽然比逗现在创业团队普遍年轻,大学生有激情,有动力,但缺少经验。比如开水壶很烫,你告诉小孩这个东西很烫,不要碰,他一定会碰,碰过被烫过几次后才觉得这东西真的是烫的。


作为过来人,黄辉在这方面能够给我们一些帮助。比逗团队很有激情,也能够坚持做一些事情,其实每天都做好事这个很难,做的时候激情延续这么长时间,未来随着项目的发展越来越往良性的走,我觉得可能是良性的循环,这个路可能走的很好。


秦刚:你如何看待目前大学生创业火爆的情况?


杨弘浩:我用四点来概括吧。


1,跟风,盲目,缺乏信仰


2,中国教育与实际脱轨


3,投资界,创业圈浮躁


4,中国社会缺乏正确的价值观与道德评判体系


很多年前我看多一本书,叫《丑陋的中国人》,尽管我当时很反感这样一本书,当时我觉得这个只是代表一部分的人,而且每个国家都会有这样的一部分人。


但是当我面对中国现在非常火爆的大学生创业的话题时,我发现,跟风,盲目,争锋,缺乏信仰,真是就是中国人的一个特质,眼下的每个大学生应该非常冷静平静的评价自己,凭什么,为什么,可以去创业。


中国教育与实际的脱轨让很多人觉得,把创业看成是一个自己去实践的机会与途径,的确在创业时候个人能力是成长非常快的,每天都有大量的实际问题需要解决掉,能弥补中国教育与实际需要的脱轨。


现在很多人把创业看成了是个人能力提升的一个快车道,这也是创业非常火爆的一个原因。


当然了,还有投资界产业圈浮躁的心理,做高90后的创业估值,90后的可控性比80后大,然后用90后去压低80后创业群体的创业项目的价钱,其实80后是中国目前的主流团体,他们的创业项目以后会被证明是更加值钱的。很多90后因此成为一时间,媒体娱乐的一个宠儿,但是很快迅速的陨落了。


中国社会没有一个正确的道德评判的体制,道德信仰的确实,很多人被一夜暴富的神话所忽悠了,认为创业是这个社会晋升社会阶层的一条通道,人们只有回归到教育中,才能实现自己的飞跃,实现自己社会阶层的跨越。


在这样一个变革的年代,在互联网把中国传统社会结构冲离的支离破碎的年代,是时候开始反思我们的道德观,评判体制以及社会精神架构,互联网去改变生活变得更方便,那只是浮于我们这个社会表层,其实,这个是个时候让我们去重构整个社会,民族的精神,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重构。


互联网时代到来,在原有架构下,对年轻人产生了更大的包容,90是非常幸运的一代人,没有受过很深重的体制内文化,没有很深重的受过各种主义被影响的一代人,也就给我们一个很大的空间,也给了丰富的物质条件及宽裕的时间去思考,思考清楚,再去考虑是否去创业。


在我看来,无论什么人,他做的企业是他与世界沟通的一个方式。比如现在,我在比逗,可以很好贯彻我认为正确的,我崇尚的道德评判标准,我可以告诉公司的人,创造力,执行力,以及实事求是我们所追求的。这是我们道德评判体系最基本的一个标准。互联网号称将要连接一切,形成万物互联的虚拟生态圈,快速且精准,比逗与世界对话的基础就是,成长,并帮助他人成长。



如果你想认识更多的移动互联网实战高手,欢迎加入秦王会:


秦王会是秦刚和王通创办的社群,秦王会是中国第一的移动互联网+转型与创业实战社群,如果你有实战经验,希望和更多有绝活的高手交流分享,欢迎加入秦王会。


入会有三个条件:

1、有实战经验或资源分享;2、做事是合法的;3、轻松支付2.8万年费


申请步骤:

第一步:请将你的个人介绍(包括姓名、个人微信号、个人简介、拥有资源、需求资源)发给以下任何一个人的邮箱都可以:

秦刚邮箱: 1111884@qq.com

王通邮箱: 248834@qq.com

张兵邮箱: 426364@qq.com


第二步:收到你的介绍后,我们会进行审核,审核通过后,将会与你联系,然后安排入会


第三步:加入活动,入会后,经过一周的了解,你就可以申请项目专场分析或者分享会


我是秦刚,希望我的微信公众号,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不同的声音。


秦刚简介:现居加拿大,1999年从事垂直网站工作,历任太平洋电脑网总编,太平洋汽车网市场总监,IT世界网CEO,39健康网联席 总裁。QQ&个人微信号1111884 ,微信公众号 q1111884
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:秦刚微信公众号


Views All Time
324
Views Today
1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