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刚访谈:连续创业,如何从失败中总结经验?


纪超林,秦王会中又一名85后的年轻人,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折腾创业这码事,几次创业失败之后,他意识到,还是要回到自己熟悉的领域,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

 

于是又捣腾了一个教育项目出来,虽然目前属于半成熟期,但是还是很有前景。与他交流的过程中,我发现他虽然年轻,但是故事不少,执行力很强。而他在创业过程中的经历,可以给很多想挤进创业阵营的年轻人看看,也许有些启发。

 

秦刚: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过往经历。

纪超林:大家好,我叫纪超林,是一个连续创业者。

 

大学时代,我刚开始是兼职,做实习家教等,其中就去到了紫金山一个高端富裕家庭中当孩子家庭教师,这位家长是先声药业的创始人之一,符总温和慈眉善目的形象,给人感觉很舒服,对我也非常好,亲自为我沏茶,当然,我也给他的公子带来了首张奖状。

 

这段经历,其实给我种下了创业的种子,我的第一想法是,见贤思齐,我也想要获得事业上得成功,我也能做到,当时年轻,感觉啥事都能办到,现在再看看,依然有这个心气,但是不像当初那般想的简单容易了。

 

2008年,大二上学期快到冬天,一次偶然,班级同学在阶梯教室聊天,都想买暖宝宝,但觉得校园超市比较贵。

 

我是班干部组织委员,一开始只是想帮忙的心态,全班有16名同学有需求,我骑电动车去江宁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批发,前后花了不到两个小时挣了96元。无心插柳启发了我,原来找到需求点,就有赢利点。我就把代购的小生意做起来了,那时候我注册了淘宝账号,还拉来了两个哥们,一起做了“一品购物沙龙”小项目,摆摊,展销,扫宿舍楼,QQ群等。

 

后来参加一个比赛,还获得校创业二等奖,一直做到大二下学期结束,两个合伙人一个忙考研的,一个忙考公务员的,我一个人做着很累,自己想想,也算体验过了,并不是想挣多少钱,就是想挑战下自己,就清掉库存或者送人了。

 

现在回想,我当时还是有点笨,今天的很多高校云超市项目,比如南京工业大学顾问创立的“8天在线”不就是当初我干的活么。

 

然后,就是遇到我的小客栈沙发客的生意了。

 

秦刚:你在大学期间做了6家小客栈的故事,给我们讲讲你的经验教训吧。

纪超林:大三那年寒假,我就在北大附中附小培训机构里兼职代寒假班,当时就想找便宜点房子,短租的,找到了日租房。

 

日租房有床位出租,看起来还算整洁,也有宽带,洗澡间等基本配备。真便宜,15元一天。

 

入住后,我一有空就找房东聊天,混得有点熟了,才知道他是二房东,也就是现在称谓的“房虫”,先整租再分租的,可以挣钱。

 

他把校园周边怎么做,车站周边怎么做,怎么找房源,怎么定价,怎么线上58发帖招人等经验都告诉了我,当时我一想,简单算下账,的确能挣钱。

因为我还有一年多也毕业了,打算在南京工作的,至少也能解决自己住宿问题。所以新学期一开始,我马上就着手做了。收毕业班学长不要的被子,5块钱一床,有的不要钱的都有。

 

选好地址后整租的首笔款和押金是大头,起步有点小门槛,还跟家里哥哥借了1万元,一个月内很快就入驻到了26人。大部分都是毕业留在南京的大学生或者来南京发展的年轻人为主。

 

第一个月,我开始盈利,然后我就拉了一位合伙人,他也投钱,利用时间差,把前面房客的钱按长期来收,给房客些优惠,也可以达到稳定住客源的目标。

 

这样搭伙后,我们发现需求非常大,南京大学生也多,我们就把钱陆续滚到下一个项目中,去二手旧货市场买些高架床之类,复制成功经验,起名“圆梦居”,一学期多一些就做到了6家小客栈,在当时算是小有成绩。

 

更大的收获是,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到现在还是很好的兄弟朋友。

 

然而,我还是有些稚嫩,遇到了一个骗子,被盗了。

 

大四那学期的12月23日,因为紧接着就是过圣诞节,电话里接到一位谈好的客户,并且骑电动车到长途汽车东站的那个点接了他,当时接到他,就感受到一身负能量,脸色有点阴冷。

 

但当时我可没有辨别好人坏人的火眼金睛,就安排入住了,拿出了身份证,就登记了,我还记得身份证上的名字,当然,我也是比较能说的人,就一直和他聊东聊西的,问他干什么的,他说快年底了,公司派他过来要债的。

 

也幸亏我东聊西聊的,他无意中问我一句,附近有没有网吧,我说有阿,对面就有一家,还推荐了怡情网络,也真是这条线索,后来警官去网吧调取那段时间内上网的所有人,让我去指认,没想到第二个就是他,毕竟头像样貌没啥区别。

 

他入住的第二天晚上,利用很多房客凑齐在一起打牌到凌晨,然后熟睡,门都未关,他就偷盗了几乎所有的笔记本电脑以及手机等财务,还把其他房客在厨房做的饭菜吃完了,穿好了别人的棉衣帽子才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 

然后我赔了所有人的损失,更要命的是,派出所来人看到无证经营,人多消防隐患大,领导怕出事,就要对我罚款10万。这一系列打击下来,击碎了我继续做这个生意的兴趣和信心,就陆续把小客栈转手给某些靠谱的房客。

 

如果一定要说什么经验,我反而觉得,大学时代的主业就是学习,以及多相处几个好朋友,不要像国家搞运动般去引导双创,盲目创业。毕竟,还是要先有社会的历练再去创业,会靠谱点。

 

秦刚:那你毕业后就收心安心工作了吗?还是继续创业?

纪超林:毕业后,我进入一所学校任数学老师,有一学期最多带了5个班级,还成功发表了省级核心期刊论文。但是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,下班了没啥事情干,感觉不对得找事做,想多挣些钱。

 

那时候也在谈恋爱,想多点空间,也想多赚钱,又觉得自己能力不仅仅是代课挣外快,我就开始做琢玉教育。

 

琢玉教育的模式很简单,一个萝卜一个坑,每个校区主要辐射周边三公里,定位在大型社区人口集中,附近有三所中小学以上的区域。

 

主要业务模式是周一到周五的托管,周六日的一对一和班组课,然后又慢慢扩展到夫子庙马道街校区,锁金村,尧化门,金山花苑,网板路等校区的。

 

很简单,一来我有些同事也想搞,我就与他们一起合作。他们的好处是省得注册公司了,二是我也参股帮他们,师资共享,招生资源共享,宣传起来也好办。

 

然后这些和我合伙的老师还自动帮我再介绍下一个入伙的,还有介绍亲戚进来开分校的,本质是因为信任,更重要的是让大家都能快速上道挣到钱,所以这里也谈不上高深莫测的模式,说到底就是学会分名分利,学会合作,大学创业时也就这么干的。

 

秦刚:什么时候决定转型到互联网进行创业,你为什么对互联网创业有信心,你有这方面的优势吗?

纪超林:大概2014下半年,我下载了一个创业者社区APP“缘创派”,里面聚焦了大量的创业者和项目展示,平时也了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。

但是真的看到那么多人在展示自己的移动互联网项目,很多创业项目融资几百万,甚至几千万上亿的资讯报道时,让我突然意识到,我落后了,内心也感觉到一种驱动力,感觉互联网才能真正让我更快实现更宏大的愿望,不去拥抱都不行,驱动着我更多去了解互联网领域的人事物。

 

然后在缘创派里认识了后来第一个互联网项目的合伙人:吴生,高材生,海龟,现在杭州阿里巴巴发展,后来又陆续认识了华为摩托罗拉里出来的老王(曾经我们是合伙人,这次创业项目,再次基于信任成为了更加紧密的合伙人兄弟),苏宁易购出来的老贾,中国矿大的老李,老曹等兄弟朋友,就开始了互联网项目的第一次尝试,大学生资料分享平台:友题!

 

经历太多了,比干传统校区起劲,但友题还是失败了。

团队解散后,我不甘心,继续选择和两位朋友,做了垂直在线招聘项目:蓝领鸽,然后又是先做了APP,推广运营才发现,上游没有签约足够的厂家,没有职位和下游C端的求职者,即使赶鸭子上架,但鸭子也未必要留在里面。

没有用户粘性,如果做平台,两头都没有资源,真的太难了,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,总之又是亏钱失败。

 

我的性格有时候偏内向,但是行动派,想的差不多了,觉得至少不会后悔,那就立刻干吧,现在想想,那时候我是完全不懂互联网项目,不懂产品,不懂运营,不懂技术,很多行业术语都不懂,就觉得干得好,可以挣大钱,比我做传统的生意来钱快,想的比较简单,过于乐观了,这也导致后来我连续栽跟头,跌得不轻。

 

秦刚:你什么时候决定做垂直链课 SAAS系统,为什么选择做这个?  你是怎么在校长群发现这个方向的?

纪超林:在遭遇连续失败和吃不准方向,越做越累不得法的情况下,当时就想,创业失败一次亏的钱也不止几万块钱,还损耗了青春时间,这么下去完蛋了,必须要向高人学习,绝对是很划算的事,2016年8月份参加了秦刚老师和王通老师的线下培训课程。

 

学完课回来,我就果决地放弃蓝领鸽项目,亏得再多也认了,不再投入精力和金钱,决定回归我的老本行,毕竟我本身就是老师和校长出身,对传统教育培训机构的所有角色,所有流程和环节非常熟透,而且此刻的锻炼,虽然是接连失败,也算真正跨界了,既懂教育又懂互联网了,然后按照秦刚老师你说过的用户体验的10/100/1000法则先去调研,找感觉,找方向。

 

秦刚:那你目前,找到了什么新的方向吗?

纪超林:有。比如,我随便找下待的群,就可以留意到这些信息。

 

 

然后结合秦老师你指出的,toB有很多领域可做,我决定听取您的建议,专注只做一件事,因为在这之前,传统校区也还在运营,蓝领鸽项目也在运营很分心,做得累,还做得不好。

 

于是我选择SaaS作为产品形态来切入教育领域。

 

为什么这样调整?

 

第一,我觉得SaaS软件本身是有优势,每次升级对用户都是无感知的,而且还是可以针对不同的学校进行定制,往往一个校区其本身是没有动力去做信息化的,因为自己生源有限,不划算去花个几十万开发,还要版本迭代和维护的。

 

但是我觉得,如果我来承担这个社会分工角色,虽然我会前期投入不少钱,甚至带有风险的尝试,但可以普及给所有行业者使用,边际成本是降低的,甚至可以做到免费,比如当年360杀毒软件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

第二,企业服务在线化,应该是下一波互联网的趋势,因为比较容易在线化的都在线了,比如信息,商品,游戏等。

 

第三,商业追求本质,增量市场几乎消失,进入存量精耕细作时代,比拼内功的时候到了,效率成为了主要追求,等等这些因素综合下来,觉得这个产品形态来触达用户是不错的选择,除了外部的取势,明道,优术外,我自身也是非常完整懂得传统行业的流程和场景的经验积累,团队创业素质都还不错,算是非常有耐性能坚持的。

 

这个跑道,我觉得除了需要聪明才智外,更重要的是需要耐心和坚持,另一方面,云计算的发展越来越成熟,一切业务数据化,也就是云化,既然会云化,这里一朵云,那里一朵云,难道让用户在各多云之前切换么?那还不如用健全的垂直云把业务囊括上来得了。

如果你们想更多了解,可以加我的微信号(linkji).

我是秦刚,希望我的微信公众号,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不同的声音。

 

秦刚简介:自明星天使投资人,现居加拿大,1999年从事垂直网站工作,历任太平洋电脑网总编,太平洋汽车网市场总监,IT世界网CEO,39健康网联席总裁。

 

欢迎长按(扫描)二维码关注:秦刚微信公众号

Views All Time
445
Views Today
2
分享到